當前位置:春霞小說 > 其他 > 主角叫蘇白江凝雨的小說 > 第二千八百六十三章 破敗山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主角叫蘇白江凝雨的小說 第二千八百六十三章 破敗山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二千八百六十三章破敗山脈

女子領著蘇白來到一座球形空間之中,這座球形空間內,有無數的雅間懸浮在四周的球壁之上,中心則是一座寬敞的舞台,清香味沁人心脾,引人陶醉。

在舞台之上,有身姿窈窕氣質出塵的女子翩翩起舞,彷彿花中仙子,舞姿美妙絕倫,頗具誘惑的同時,又不失幾分絕塵的氣質,讓人難以移開視線。

初次之外,還有一位穿著白色輕紗,雪白肌膚若隱若現的女子素手撫琴,琴聲也是悅耳至極,迴盪在這座球形空間之中,引人漸入佳境。

蘇白的目光,倒是在這撫琴女子的身上停留更多一些。

單論這琴聲而言,眼前的女子竟是不亞於枯葉魔君多少,要知道,枯葉魔君的琴道可是超脫於元尊境界的。

隻不過,這女子的琴音僅限於聲,其中無力。

她臉上帶著麵紗,竟是連蘇白都無法看清其真實麵貌,但從其外表氣質來看,絕對是一位絕世而獨立的女子。

注意到蘇白的目光,身旁的女子輕笑著道:“雪依姑娘乃是我們白帝樓琴藝最佳的女子,在整座白帝古域乃至於帝洛奇荒當中,都是頗具名氣的,有不少如公子這般極具雅興之人,都會來到白帝城,隻為聽雪依姑娘撫琴一曲。”

“甚佳。”蘇白隻是這般評價了一句,眼神卻並不清澈。

身旁的女子像是猜到了蘇白心思似的,露出一陣笑意。

“公子這邊來。”

“不知公子,何等修為?”

聞言,蘇白輕哼一聲,頗為自得地道:“元尊。”

隻兩個字,卻彷彿在女子的腦海中響起晴天霹靂,眼前之人,竟然是一位尊者?

女子連忙朝蘇白俯身行禮,“原來是尊者!奴婢先前多有失禮之處,還望尊者見罪!”

女子哪裡想得到,一位尊者出場,身旁竟然都冇有左右侍從,如此低調,所以一開始壓根冇想到蘇白會是這樣的境界。

在一位尊者的麵前,她哪裡敢搔首弄姿?

聞言,蘇白隻是輕笑一聲,“無需如此驚慌,本公子性格隨和得很。”

聽到蘇白的話,女子心中卻是不知所想。

一位尊者的年齡不知道得有多大,自稱本公子,屬實是讓她感到有些古怪了。

但她也不敢多想,唯恐被蘇白看出自己的心思從而降罪下來,得罪一位尊者,白帝樓為了安撫尊者的情緒,也不會理會她的性命的。

女子連忙畢恭畢敬地引著蘇白來到一座頂級的雅間,服侍著蘇白繼續聽曲。

蘇白在聽曲的同時,悄然將自己的神識蔓延開來,他來到這裡聽曲,自然不是單純的為了聽曲,而是希望可以聽到一些自己需要的資訊。

白帝樓雖為風月場所,但也聚集各路強者。

當初玄母等人打開世界之門而去的位置,位於白帝古域之中的破敗山脈,乃是一處禁地,內部有著無窮的危險,鮮有人會輕易跨越。

但禁地中,同樣也有著許多妙不可言的好處,譬如曾經就有人在破敗山脈之中挖掘出至尊器,甚至是至尊遺骨。

所以禁地雖然危險,依舊有許多人想方設法踏足。

蘇白借神識,聽到了許多議論破敗山脈的聲音。

白帝古域之所以在帝洛奇荒之中最受歡迎,白帝遺址是其一,其次便是破敗山脈了!

甚至在很多情況下,破敗山脈比起白帝遺址還要更加受歡迎一些!

有許多前往破敗山脈冒險的存在,都是來自娑羅萬界各大界域的存在,甚至東西和南方三大世界的存在,都有人來到此處。

破敗山脈有許多的時空裂痕,他們彼此按照不同的規律開合,一但陷入時空裂痕,便是必死的下場。

這些時空裂痕,便是當初玄母等十七位至尊打開世界之門的時候所產生。

當然,以蘇白的修為進入時空裂痕未必會死,但他現在還達不到可以在時空裂痕之中掌控時空的程度,若貿然被捲入時空裂痕,也是十分危險的。

其實,闖入時空裂痕,蘇白甚至有一定的機率可以回到諸天世界,但這樣的概率有多大,蘇白可是一點兒數都冇有,也不會輕易去冒這樣的險。

白帝城中,卻有一座名為雲舟天門的勢力,花費巨大的代價找出了通往破敗山脈的途中這許多時空裂痕的開合規律。

此後,隻需要花費一定的代價,便可以藉助雲舟天門的舟艦前往破敗山脈。

當然,代價不低,至少都需要一件準尊級仙器。

除此之外,蘇白還聽到許多白帝古域之中的各種傳聞,其中有一點讓蘇白格外注意。

一個多月之前,曾有一位老人從破敗山脈活著回來,但歸來之後這老人就徹底瘋魔了,到處濫殺,以這老人元尊後期的修為,誰人能當?

在白帝古域之中,這瘋子不知道誅殺了多少的強者,最後是一位天族的強者出手,纔將其鎮壓。

但隻是鎮壓,並未鎮殺,這位老人最後被帶走,下落全無。

從破敗山脈之中走出瘋子,並非是第一次發生。

破敗山脈的曆史,要比玄母等人打開世界之門的曆史都要悠久許多。

曆史上從破敗山脈中走出來的瘋子,都不下於五指之數,而且幾乎每一位歸來的瘋子,都有著十分不俗的實力。

“這破敗山脈之中,難道有什麼詭怪幻境,可以亂這等強者的心神?”蘇白心中暗自說道。

一曲琴音罷,球形空間內頓時響起了許多鼓掌的聲音,甚至有強者豪擲千金,隻想與那撫琴的雪依姑娘共度良宵。

隻可惜,這位雪依姑娘僅為藝妓,並不賣身,讓那位強者扼腕痛惜。

就在所有人都為這位雪依姑娘著迷的時候,一道清澈動聽如空穀幽蘭的聲音,卻顯得格外突兀。

“我倒覺得,這位雪依姑孃的琴藝還有許多可以提升的地方,稱之為天籟,尚且差了幾分吧?”

儘管這道聲音十分的悠揚動聽,但在響起的那一刻,依舊惹來了許多不滿的聲音。

“是誰在對我的雪依姑娘妄加評判?若雪依姑孃的琴音還算不得天籟,那什麼算得上天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