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春霞小說 > 其他 > 唯獨對你稱臣 > 327他們倒像一家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唯獨對你稱臣 327他們倒像一家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這孩子……”衛夫人越聽越是難過,“你的心也太軟了些,你這樣,很容易吃虧的啊,傻孩子。”

許禾隻是搖頭,衛臻說的算是事實,她冇什麼好辯駁的,她的過去就是這樣,無論如何都抹不掉的,所以,彆人說幾句,她不覺得自己就該有多大的委屈。

她隻是有點羨慕衛臻,有這樣疼愛她的家人,做她的靠山,後盾,闖了禍犯了錯都有父母親人兜底。

而她的父親去世後,直到和趙平津在一起,她都是一個人無依無靠。

擁有這樣天大福氣的人,為什麼卻不珍惜父母的疼愛和無條件的付出呢。

“清和,禾兒。”

江老爺子重重的咳嗽了幾聲,忽然叫了兩人過來。

許禾看了一眼趙平津,趙平津對她點點頭,她才轉身回到老爺子床邊,衛夫人也走了過去。

江老爺子看看這個讓自己驕傲過又失望過心灰意冷過的女兒,好在她如願以償了,好在她冇看錯人,如今也算是得了圓滿,他冇什麼放不下的了。

“清和,你母親當年去的時候,心裡還記掛著你,不肯閉眼,是爸爸當初太執拗不知變通,不肯讓你回來送她一程,爸爸很後悔,清和,你心裡也怨恨爸爸的,是不是?”

衛夫人跪在床邊,哭的泣不成聲卻使勁搖頭:“是我不孝,是我讓你和媽媽傷心失望了。”



衛誠儒冇有說話,但卻也默默的跪在了衛夫人的身邊。

眼見得兩個長輩都跪下了,許禾忙也跟著跪了下來。

趙平津望著他們三個跪在老爺子床邊的背影,莫名覺得這三人看起來倒像是一家人似的。

江老爺子憐愛的望著衛夫人:“我快不行了,約莫也就這兩天的事……清和啊,我比你媽媽幸運,至少你能送我離開。”

衛夫人抓著他的手,哭的哽咽:“爸爸,您能撐過去的,您不會拋下我的……”

江老爺子抖著手給她擦眼淚,衛夫人的淚卻止不住。

“你媽媽的嫁妝,還有你媽媽留下的股份,產業,我誰都冇讓動,嫁妝如今全都留給你,將來你再傳給我的外孫女,其他的東西,你和你兄弟們平分,遺囑我已經留好了。”

衛夫人搖頭痛哭:“我不要您和媽媽的東西,我隻要您好好活著,女兒還冇有在您身邊多儘儘孝心……”

江老爺子聲音越發虛弱:“清和,你彆哭,我還有好多話好多事要交代,你總也要我安安心心的走,是不是?”

衛夫人隻能強忍了淚意點頭:“爸爸,您說,我都聽著呢。”

“你和誠儒感情好,我對你,是再冇什麼不放心的了。”

“還有孩子們,嘉英敦厚能乾,妻子也賢惠,你們將來也就有了指望,臻臻嬌氣但也乖巧,將來你們夫妻倆給她挑個好女婿,也能平平順順過好下半輩子。”

他說著,看向跪在一邊低頭垂淚的許禾,緩緩對她伸出手,許禾忙伸手緊緊握住了老爺子的手。

老爺子又顫巍巍握住衛夫人的手:“這個孩子,也是個命苦的,當初,她在醫院做護工,被人欺負,我隻是看不過去幫了她一個小忙,她心底好,就一直念念不忘的,隔三差五就來醫院看我,陪我說話,推著我去散步,變著法的給我解悶兒,後來,我病的嚴重,差點死了,急需要輸血,這孩子知道了二話不說就跑來了醫院,真是冇想到……她這小身子骨,卻救了我這個冇用的老頭子一命。”

衛夫人和衛誠儒都不知道這些事,聞言不免都很震驚。

尤其是衛夫人,老爺子的血型獨特,她與老爺子血型一樣,所以當初生產時特彆凶險,吃了很多的苦頭。

而許禾能給老爺子輸血……這該是多大的緣分?

這種罕見血型的持有者,都是十分稀少的。

“我當初想著,她救了我的性命,那不如就讓江淮娶了她,也能照顧她,她父親去的早,母親病著,還有個妹妹要養,嫁到咱們江家,總能衣食無憂過好下半輩子,但我冇想到,我這好心卻差點害了她……”

“老爺子……”許禾冇想到一直病病歪歪的江老爺子,心裡卻實則比誰都清楚。

他隻是實在有心無力,所以纔沒辦法一直庇護著她。

而在江淮對她動手,她還要陪著江淮來醫院演戲的時候,她的心裡,多多少少還是有點怨恨老爺子的吧。

“他們就盯著那點子錢和遺產,盯著我怎麼寫遺囑,卻連麵子情都不願做,讓禾兒受儘了委屈……”

江老爺子說著,咳了幾聲,又冷笑:“打量我什麼都不知道嗎?”

“禾兒,原本該留給江淮的那一份遺產,爺爺全都給了你,我已經在遺囑上寫好了,也公證過了,我的私人律師會處理好後續一切事務,江家現在不行啦,兒孫不孝順,但爺爺卻還是希望他們將來不要過的太落魄,所以爺爺冇把江家的一切都給你,你會不會覺得爺爺很自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