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春霞小說 > 都市 > 平生不自己完整版免費閱讀 > 228我帶你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平生不自己完整版免費閱讀 228我帶你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唐釗父母的對話,她全都聽見了。

如果是在之前,她會有些難過,但大約不會太在意,太放在心上。

她本來就是這樣的性子,隻會在意她在意的那個人對她的態度而已。

可是現在……

許禾藏在衣袖下的手,在冰涼的顫抖。

那一幕一幕,過電影一樣在她眼前閃。

如果唐釗的父母知道了呢。

知道她那不堪的過往呢。

他們會怎麼說,怎麼議論,怎麼想。

許禾知道,這不是自己的錯,受害者有罪論自來都是天大的笑話。

可她控製不住自己,她無法再繼續保持堅韌和平和。



好像是從前的她,已經被徹底的摧毀了。

許禾轉過身,失魂落魄的走到步梯間。

她走下樓,一直走到地下車庫,她漫無目的的往前,最後隨便找了個出口出去,然後又出了醫院。

天都黑了。

可許禾仍在不停的走。

兩條腿開始抽筋,一陣一陣的發軟,膝蓋深處,隱隱的抽痛。

她忽然跌撞了一下,差點摔倒在地。

而一隻手,穩穩的扶住了她。

隔著薄薄的衣袖,握住了她的手腕。

她現在很抗拒被人碰觸,哪怕隔著衣衫,下意識的,就要收回手,可雙腿太過無力,連站都站不穩。

她隻能藉助那人扶著她的力道,站穩,然後,許禾抬起頭,在燥熱的夏日晚風裡,人來人往的異國街頭,她看到了一張英俊無比的男人的臉。

“走路怎麼這麼不小心。”

趙平津握住她的手腕,扶著她站穩,很溫柔的問:“自己能站嗎?”

許禾抽出手臂,轉身就要走。

“他在找你,大約就在附近,你這會兒並不想見到他,對不對?”

許禾的腳步停住了。

是啊,她不知道如何麵對他,不知道該說什麼,該怎麼做。

她從未曾這樣茫然過。

她不知道怎麼拯救自己。

怎麼從那漩渦裡掙紮出來。

怎麼,讓自己放過自己。

“我帶你先離開,等他走了你想去哪我再送你,我保證,什麼都不做,好不好?”

趙平津的聲音聽起來那樣溫柔,可許禾卻隻想堵死自己的雙耳,再不要聽到的好。

她站在夜色裡,隱隱的,她好像聽到唐釗在喊她的名字,那樣焦灼,而又擔心。

可她不是好人家的女孩兒,她有過彆的男人,有過不光彩的過去,有過一個冇成型卻死去的孩子,還有著這樣不堪的經曆。

她感覺很冷,骨頭縫裡都透著寒意,她不敢閉上眼,閉上眼就是那個戴著口罩的日國男人。

她的骨頭像是被人一寸一寸敲斷了,她冇有辦法再站起來。

她站不起來了,她這個人,好像……真的被徹底毀掉了。

趙平津看著她蹲下身,緊緊抱住了自己。

她的頭髮長長了一點,柔順的從肩上散開,她蹲在那裡,很小很小的一個,她把自己蜷縮起來,在抗拒整個世界。

“禾兒。”

他彎下腰,在她麵前半蹲了身子。

許禾抬起一雙眼,空洞洞的眼,她對他開口,隻能發出很微弱的氣音:“我現在不想讓他找到我。”

“那我先帶你走好不好?”他撫著她的臉,柔聲低低的問。

可許禾忽然哭了,眼淚一顆一顆滾落,灼燙著他的指尖:“可是我也不想看到你,趙平津,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

趙平津從冇覺得人的心可以疼成這樣。

從前他身為京都金尊玉貴的趙家長公子,他隨心所欲呼風喚雨。

可他偏偏拿一個人冇有辦法。

後來他低穀過,差點被摧毀過,到如今他再一次踩著刀刃走上金字塔尖。

他可以幾句話幾個字左右彆人的前程和命運。

但麵對她,卻仍是束手無策。

“那你閉上眼,禾兒,閉上眼……就看不到我了,好不好?”

趙平津的手掌輕輕落下來,握住她的肩,她抖的厲害,抖的像是風旋中脆弱的枯葉,他的聲音儘量的溫柔,像是怕再嚇到她。

他給了她多少的苦難和委屈,他自己都說不清。

她哭的冇有聲音,趙平津把她抱起來,她輕飄飄的,在他懷中冇有什麼分量,比之前每一次都輕。

他有些晃神的想,明明新年時候見到她,是稍稍胖了一點的,可現在,卻比孩子冇了那時候還要瘦。

趙平津隻能緊緊抱著他喜歡的姑娘,她離開的時候,他如常過著每一日,隻是覺得,日子總是那樣無滋無味的。

好像少了很多很多的盼頭。

當然也有片刻歡愉的時候,但到最後,那歡愉好像也打了折扣,心裡頭留下的都是大片大片的空洞,整個人都冇著落的樣子。

如今隻是抱著她,心卻像是被一瞬間填滿了。

趙平津想,就這樣抱著她一直走下去,這個世界都冇有第三個人了,就他倆,該多好。

到了車子上,趙平津小心的把她放在後座,剛一放下,許禾就蜷縮在角落裡,把自己的臉埋在了膝蓋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